<cite id="t9zex"></cite>
  • <label id="t9zex"></label><tbody id="t9zex"></tbody>
  • <rp id="t9zex"><strike id="t9zex"></strike></rp>

    <em id="t9zex"><acronym id="t9zex"></acronym></em>
    <dd id="t9zex"></dd>
    <nav id="t9zex"><center id="t9zex"></center></nav>

  • <th id="t9zex"><pre id="t9zex"><rt id="t9zex"></rt></pre></th>
  • 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    雨楓軒

    再訂戰期

    時間:2022-05-26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黃易 點擊:
    尋秦記(全文在線閱讀)  >   第十七卷 第七章 再訂戰期

    項少龍坐下后,昌平君和昌文君兩人都氣得鐵青著臉,一半是為了羸盈的不知自愛,一半是為了單美美和歸燕兩人明不給他們面子。
      要知兩人均為秦國王族,先不說昌平君剛登上了相位,只憑禁衛統領的身分,咸陽便沒有多少人敢開罪他們。
      由此可見呂不韋實是權傾咸陽。
      小盤在朱姬和項少龍支持下,還可在一些人事的聘用上與他唱反調,但在事情的執行上,又或在王宮以外,實在沒有人能把他的氣焰壓下去。
      全廳十多席,就只他們這一席沒有侍酒的姑娘。
      春花戰戰兢兢地坐在項少龍身旁道:“奴家喚白蕾和楊豫來侍候各位大人好嗎?“
      醉風樓四大紅阿姑中,以單美美居首,其余三人就是歸燕、楊豫和白蕾。昌平君冷喝道:“你給我滾得遠遠的,今晚若單美美和歸燕不來,其他人也不要來了!
      春花嚇得臉無人色,慌忙退下。
      滕翼冷冷瞥了管中邪那席一眼,沉聲道:“管中邪今晚是有備而來,擺明要和我們對著干!
      荊俊輕松地道:“他們在樓下還有二十多人,都是仲父府家將里臭名遠播的霸道人物,若我們能狠狠教訓他們一頓,保證咸陽人人拍手叫好!
      項少龍淡淡道:“這個容易,荊善他們正在樓下喝酒,捎個信給他們就行了,要鬧事還不容易嗎?“
      荊俊大喜,起身去了。
      此時一陣嘻鬧聲由管中邪那席傳來,各人為之側目,原來管中邪摟著嬴盈灌酒,嬴盈知有項少龍在旁觀看,大窘下怎也不依。
      昌平君知管中邪在故意挑惹他們,反沉下氣去。
      昌文君卻是忍無可忍,霍地立起,喝逋:“大妹!你給為兄到這里來!
      管中邪放開羸盈,雙手抱胸,笑而不語。
      嬴盈偷瞥了項少龍一眼,垂首應道:“有什么事呢?回家再說吧!“
      昌平君怕鬧成僵局,便把昌文君拉得坐了下來,嘆道:“這事真教人頭痛!
      項少龍呷了一口酒,懶洋洋地道:“我們愈緊張,管中邪愈得意。不過我曾明言若伍孚半個時辰不來見我,我就拆了他的狗窩,這就是管中邪致命的弱點了!
      昌平君和昌文君兩人聞言后,臉色才好看了一點。
      荊俊這時由樓下回來,瞥了羸盈一眼,低聲道:“丹兒告訴我其實兩位老兄的寶貝妹子心中亦很矛盾和痛苦,因為她真的是歡喜三哥,只因既怕寂寞又愛玩鬧,兼之管中邪這家伙對女人又有一套厲害手段。才在三哥離去這段時間愈陷愈深。不信你看她現在的表情吧!痛苦比快樂大多了!
      昌平君忿然道:“我昨天才和她大吵了一場,嘿!我怎都要當好這左丞相的了,只要是能令呂不韋不快樂的事,我就要做,看這老賊怎樣收場!
      項少龍道:“你辦妥了調王翦回來的事嗎?“
      昌平君道:“仍是給呂不韋硬壓著,王陵對呂不韋相當忌憚,又被呂不韋通過蒙驁和王齒向他施壓力,說北方匈奴蠢蠢欲動,故一動不如一靜。太后聽得慌了起來,不敢支持儲君,所以這事仍在拖著!
      荊俊道:“桓奇更慘!軍餉的發放,全操在呂不韋手上,給他左拖右拖,而做起事來又礙手礙腳,此事定要為他解決才行!
      項少龍笑道:“放多點耐性吧!當黑龍出世之日,就是呂賊退敗之時,時只是繆毒就可弄得他渾身欠閑了!
      昌文君和荊俊都不知黑龍的事,連忙追問。
      滕翼道:“這事回去再說吧!“伸指指往后方,笑道:“三弟的老朋友來了!
      眾人望去。
      果然是伍孚來了。
      他一邊走來,一邊與客人寒暄,,神色如常,沒有半點驚懼之色,顯是因有管中邪這大靠山在庇蔭著。
      經過繆毒那一席時,這家伙特別熱情。當往項少龍這席走來時,隔遠一揖到地,卑聲道:“知項大人召見小人,嚇得病都立即好了,唉!小人實愧見大人,因為槍盾均被夜盜偷了,我的病也是因此而起的!
      眾人聽得臉臉相覷,想不到此人如此無賴。不過亦想到這是呂不韋和管中邪的主意,偏不讓飛龍槍盾落到項少龍手上。否則權衡利害下,伍孚實犯不著在這等小事上堅持。
      項少龍淡淡道:“既然寶物失竊,本統領自有責任追查回來,伍樓主跟隨我回官署一行,提供線索,待我都騎軍把槍盾找回來好了!
      伍孚臉色微變,暗忖若到了都騎官署,那還有命,忙道:“項統領好意心領了,我打算不再追究此事,何況那是發生在贈槍的那個晚上,是半年前的事了!
      荊俊叱喝道:“好膽!槍盾已屬項統領之物,追究與否,那到你來決定,你現在擺明不肯合作,若不是有份偷竊,就是縱容盜匪,蓄意瞞騙!
      昌文君冷冷接入道:“根據大秦律法,不告奸者腰斬,伍樓主竟敢視我大秦律法如無物,公然表示縱奸橫行,罪加一等,更是死有余辜!
      伍孚嚇得臉無人色,雙腿一軟,跪倒地上,眼睛卻往管中邪望去。
      管中邪想不到項少龍等拿著伍孚一句話來大做文章,長身而起道:“中邪身為都衛統領,城內有事,實責無旁貸,請項大人將此事交下屬處理,必能有一個完滿的交待!
      此時廳內各人始感到他們間異樣的氣氛,人人停止了調笑,靜心聆聽。
      樓內寂然無聲,只余管中邪雄渾的聲音在震蕩著。
      昌平君微笑道:“只看槍盾失竊的時間,便知此事極有可能是針對項大人而來,且必有內奸,此事可大可少。兼且說不定賊人早把槍盾運出城外,照本相看,此事應交由項大人親自處理為宜,管大人不必多事了!
      以管中邪的陰沉,亦不由臉色微變。要知昌平君貴為左相,比管中邪高上數級,又專管軍政,只要他開了金口,若管中邪還敢抗辯,便可治其以下犯上之罪。
      一時間,管中邪有口難言。
      伍孚想起腰斬之刑,忍不住牙關打戰,渾身發抖。
      羸盈對各人關系,一直糊里糊涂,此時才發覺管中邪所代表的呂不韋一方,與項少龍和兩位兄長代表的儲君一方,竟是勢成水火,互不相容,自己夾在中間,處境尷尬之極,不由生出后悔之意。
      就在此刻,單美美離座而起,來到伍孚之旁,跪了下來,嬌聲道:“若說知情不報,本樓所有人均犯了同樣的罪,丞相和項統領就把我們一并治罪好了!
      歸燕忙走了過來,跪倒伍孚的另一邊。
      這回輪到昌平君等大感頭痛,總不能為失去了點東西,而小題大作地把整個醉風樓的人問罪。

    頂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踩一下
    (0)
    0%
    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  欄目列表
    狠狠撸 在线
    <cite id="t9zex"></cite>
  • <label id="t9zex"></label><tbody id="t9zex"></tbody>
  • <rp id="t9zex"><strike id="t9zex"></strike></rp>

    <em id="t9zex"><acronym id="t9zex"></acronym></em>
    <dd id="t9zex"></dd>
    <nav id="t9zex"><center id="t9zex"></center></nav>

  • <th id="t9zex"><pre id="t9zex"><rt id="t9zex"></rt></pre></th>